搜索

[古典武侠] 山里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237

帖子

6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407787

天仙币:0

水晶:294

贡献:0

威望:0

weihong 发表于 2020-5-16 22:07:5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回复回复回复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4

帖子

4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34325

天仙币:0

水晶:201

贡献:0

威望:0

女婿 发表于 2020-5-16 20:38:2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女婿 于 2020-5-17 00:00 编辑

第十三章 山路弯弯

翠碧戒不了那种爱好,她喜欢山风吹拂着光屁股的感觉,更喜欢那赤裸裸的被陌生男人注视的刺激。

她从小贫穷,从七八岁开始,经常衣不蔽体,那鲜嫩的肢体露在外面,上学放学的路上,经常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大人猥亵。从刚开始的恐惧到变态的习惯,这种阴影已经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。

可是后来,生活变好了。她不用再穿着炸线和有窟窿的衣服,也上了中学。随着身体的发育,她感觉身体受到窒息的束缚,她开始反抗,家里买给她的新裤子不是从裤兜处炸线到膝盖,就是炸线到腰部,衣服扣子总是掉得一颗不剩,内衣经常被烧了洞。

十三岁,就在她家房子下面,村里一个男人就把她骑在路边的草丛,本来就缝了好多次的裤子被彻底撕成碎片,下体被一双大手搓揉着,翠碧流了好多水,也第一次看见了男人长着的奇怪的东西。

因为她父亲及时的出现,那男的甚至来不及抵碰一下,已经唾手可得的花朵的边缘,就仓皇逃跑了。

翠碧被父亲解救后没有哭,出奇地平静,换了一条裤子就去上学了。

那件事后,她变得文静了,直到初中毕业,她和那个猿人约会,在他暴力的撕扯和野蛮的撞击中,在死一样的边缘,她又唤醒了多年来沉寂的渴望。

她满意现在的老公,爱她却又精力不足,又可以给她放纵的自由。

可村子毕竟太小,都是认识的人,接近一半是亲戚。但也有好处,村子里没什么怪病。她是权衡好久才决定去冒险一次的,没想到第一次就遇上他的二伯,紧张刺激得她拉上裤子的时候,内裤全部湿了,而且,直到二伯过去了好久,她的屁股都还在收缩着,阴道里还在往外流着欲液。这比和老公做爱太刺激了!这种性奋的感觉让她不想停,也停不下来。

翠碧陶醉于未知恐惧即将到来和马上到来的期待和刺激。她不喜欢风和日丽,她渴望乌云和风暴!

每天只要一到中午,温度快速的升高,可是翠碧的体温升得更快。从做午饭到吃完饭的时间,她的心就在期待中越跳越快,希望时间走快点,而当她终于可以跨出家门,腿间的洞穴已经兴奋得把内裤湿了一片,逼越来越痒,向大腿,小腹,乳房及所有的部位蔓延着,催促着她走在公路上的脚步。

并不是才是她绝对的终点,每一段路上,她都望眼欲穿。男人,噢,她期待着男人,期待男人们火一样的目光,灼烧她早已淫水泠泠的阴唇,还有全身粉嫩瘙痒的细胞。即使只是指尖轻微的触碰,都可以让她爆发一次高潮。

她在山路转弯处的事迹已经成为村里人尽皆知的美谈,在那山路弯弯的地方,一个娇美淫荡的少妇,那是所有男人都不能抵挡的诱惑。就在那车路拐弯的玉米地,她已经被七八个男人拖了进去。其中甚至有个七十多岁的她的姥爷,还有十几岁的学生娃娃,那稚嫩的鸡鸡刚碰到腿间就一泄如注。

她敏锐的眼睛也注意到弯子上方的山上有一双眼睛在偷看着,她知道是自家的男人,她知道他想着什么,彼此从来不去说破。一个喜欢戴绿帽的深爱着自己的老公,一个喜欢给老公戴绿帽的老婆,达成不需要言语的协议。

只要条件允许,她会调整位置和角度,让她老公能清楚地看到,她和其他男人野合的画面,她知道他也会性奋得射精,而自己也更加泛滥。哇,让老公偷看自己在别的男人胯下骚得像只发情的母狗,有几个女人有这样的福份?

路上截胡的人越来越多了,装着散步,装着砍柴,各式各样的伪装。因为先到先得,其他男人不是空跑一趟就是偷看的份。也极少数胆大的喜欢二趟车,鼓捣已经全是烂泥的污水坑。

半路拦截的强盗们越来越近的把战线拉到翠碧和五贵的家附近。而且,时间限制也正在被打破。天一黑,家门口的狗就叫个不停,有时候,直接叫到了天亮!

我不再去跟踪翠碧了,家门口的玉米地,家上方的山坡上,随时都有村里村外的色狼潜伏着。老婆无论去地里找猪食,或是去山上抓松毛,经常脸色红润的回来,我心如明镜,却装作痴呆的模样。

每天晚上十二点后,老婆都要去小便。她总喜欢一丝不挂的裹着我的大衣出去,我在我们的房间里都可以听见妻子夸张的呻吟,还有她屁股上响亮的巴掌声。我知道老婆故意选择了靠近我房间的角落,我疯狂地手淫着,精液射在她的内裤上。好多时候,我等到她回来,然后为她口交,几乎每次我都能闻到她逼里浓浓的精液的气味,尝到那珍贵的交合的液体。

老婆张大双腿躺在床上,慢慢睡着了。我舔舔嘴唇,也慢慢睡着了。这几年,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了。

我要说:谢谢老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4

帖子

4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34325

天仙币:0

水晶:201

贡献:0

威望:0

女婿 发表于 2020-5-16 15:14:5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十二章 还是你好就幸福

本帖最后由 女婿 于 2020-5-16 16:49 编辑

  我们吃蛋糕,一人一口到公同吃一口,然后倒着红酒比赛喝,到蛋糕大战,醉醺醺的她身上全是奶油,不得不把衣服裤子全脱了,我还要用舌头清理我故意涂的蛋糕。

    我终于赤条条抱着她坐在我的床上,她的玉腿大大张开着,双手紧紧箍住我的脖子,双眼迷离的望着我笑“老师,嗯”

  “小宝贝,”我肮脏的打手抓紧她的小屁股,试探着,用力一顶,暗红色的血顺着茎边流了下来……

不用说,我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。几个月后,我被第三个女孩的家人一顿毒打,被赶出了校园。

冤屈的我去哪里诉说我的苦痛?这世界本来就充满了冤屈!

重操旧业?谈何容易?!这个挂着进步的社会,到处是不信任的摄像头,让我和好多同行越来越举步维艰!

我曾经裸游过整个古城,我可以甩动着我高高胀起来的阴茎走在八九点的四方街;也曾在圆通山里一丝不挂的转到半夜;早上我曾在广播电视大学的女生楼下向着围观尖叫的女生们射精;中午我曾无数次在工业大学的小山上追逐读书的女孩。就单单提到高高时代,我曾在人来人往的女生宿舍门口,把裤子脱下来站上半个小时……

往事不堪回首,回首尽是唏嘘!

遮遮掩掩地,我把裤子拉链弄开,让鸡吧露出一截,去街上让女人观赏,可是亮点太少,大部分路过的女人竟然无视,这让我的自尊大受打击!

我可是有尊严的人啊。于是我把内裤开除,又把裆上的两个裤扣放下,把裆部尽量打开,又走到女人众多的路上。“疯子!”我听到背后有人咒骂,回头向她们微笑。这世界知音难寻啊,我激动的转身,可她们指指点点已经远去。

我又把所有的裤扣放开,可是裤子掉下来了,我只得把屁股正上方的一个扣穿在腰带上,这样,裆部全露,屁股和大腿也大部分可以展示。这次效果好多了,路过的女人们纷纷逃避,“变态,畜牲,暴露狂,神经病……”各种各样的叫骂声声声入耳。我本来就应该拥有这么多荣誉的。

在我鄙视那着胆怯的露阴癖的时候,我自己却不断的进步着。我讨厌拉链下太高的裆部,它恰好挡住了我引以为豪的硕大的睾丸,我把它撕下来近五寸的线缝,对着镜子试了试,那两个球在走动的时候若隐若现,去街上又走了约两个月,效果好了些,却不太明显!

我干脆把把所有裤子的裆部全部撕成两半,只剩下那扣着皮带的一小遛,哈哈,我来到师专后门的小吃街上,满眼的女生,一年又一年,一届又一届,在她们惊喜的目光下,我射得腰酸腿痛,却乐此不疲。

在黑龙潭公园,在民族中专旁边的水库,我终于放下,我终于彻底释放,四五年来,我把自己一丝不挂的肉体向着古城一中的女孩们日复一日的奉献,虽然,可恶的新闻报道夺取了我
唯一的圣地。只要回忆那段灿烂的岁月,我就觉得我的人生没有虚度!

我曾经潇洒地丢掉所有遮蔽,走过繁华的大街,走过嘈杂的校园,走过炊烟的村庄,走过车来车往的公路,追逐我的理想。

在所有的时刻,我都没把自己的脸遮挡,我不知道我惊现过的五六万女人眼中,有多少女人记住,在她们年轻的岁月里,曾经有这么一个勇敢无私的男人留给的一生难忘的记忆!

翠碧,我知道有人故意见你“村逼”。我还是那样祝你幸福,只要你幸福。哪怕有一天,你成了“乡逼”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56

帖子

2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10463

天仙币:0

水晶:84

贡献:0

威望:0

133977 发表于 2020-5-14 23:36:5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呃呃呃额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4

帖子

4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34325

天仙币:0

水晶:201

贡献:0

威望:0

女婿 发表于 2020-5-14 21:35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3354309070 发表于 2020-5-14 20:37
强烈支持楼主ing……

谢谢支持,我会边回忆边写,精彩还原我的人生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575

帖子

12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4994

天仙币:0

水晶:588

贡献:0

威望:0

3354309070 发表于 2020-5-14 20:3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强烈支持楼主ing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4

帖子

4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34325

天仙币:0

水晶:201

贡献:0

威望:0

女婿 发表于 2020-5-14 19:26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女婿 于 2020-5-15 11:04 编辑

第十一章 只要你幸福

那晚上,我们达成一致。既然彼此相爱,只要你幸福!哪有那么多计较?!

她的一切事我都没说破,只要她幸福,我愿意做一辈子的王八。

人生啊,有时被踩也是一种幸福。

我从骨子本是卑贱的人,还追求什么所谓的面子呢?

高中的时候,我就干着龌龊的勾当,偷遍了小县城的女生宿舍,那藏在狮子山上供我闻,射,穿的女人内衣足足有上万件,现在那些网上曝光的内衣狂人根本不算什么!

我不是专家,但我这方面多才多艺。谈偷窥,我高中两年的下课时间大部分是在公厕粪坑里度过的,女生门各种各样的屁股阴唇,还有千奇百怪的撒尿拉屎方式,几天几夜都讲不完的。我熟悉到学校里百分之六十左右的女生,一见到她就知道阴唇长什么样。然而,这不是我的最好,我痴迷的是,那头上的粉穴蠕动着张开的时刻,那晶莹的尿珠飞下来,落入我饥渴的口中,那味道,至今难忘啊。

最不该做的就是重口味,我习惯不了大便的味道。虽然,在厕所喝尿的日子,我嘴里飞来的不单单只是小便的味道。我曾经尝试过一个小学女生的大便,但马上就吐得肠子都翻过来了。可我却喜欢上了月经,后来我总结:逼里的一切都是无上的宝贝。

月经自然越新鲜越好,刚分泌出来的月经那是大补,可以治疗阴元不足受损的病症。当然,又分三个档次:生过孩子的妇女最次,开过苞的女孩要好些,处女的月经最好。据说,一个女孩头次月经如果被男人喝到三次,一辈子不会元阴不济,也就是说,射不完的精液。

但我们是法制社会的人,当然不可能去抓住一个个五六年级的小女孩,“你月经来了没有,来了赶快脱掉裤子让我舔。”,毕竟我们可是文明人啊。说句实话,我到现在为止,对着逼舔的月经也才十来个,而且没一个是处女,大部分都是生过孩子的,可在舔过月经后的一段时间,我每次射的精液可以增加1.5到两倍。

但卫生巾却是容易得多了,女生宿舍和女厕的垃圾桶里,一到那个时间,那是相当的丰富。我是高中毕业后才有这个爱好的,大学几年处于尝试阶段,前后也偷偷尝了几十片吧,为此还生了几次病。主要我连过期的也没放过,谁吃了过期食品不生病呢?

到社会上参加工作,当了一年多的年代课老师,兼管学生宿舍卫生,那个民族中学只有初中部,都是水灵灵的月经生产者,我经常借着检查宿舍的名义,在学生上课后去女生宿舍里转悠,闻闻她们藏在床尾的内裤,我就知道那个是不是来了。

我在垃圾桶里翻着,捡到卫生巾就凑到鼻子上,一深呼吸,那味,沁人心脾!然后欣赏那洁白底色上天然的图案,假如,血液还没干,双手捧着,保持最起码的崇敬,张大嘴唇,含住,在八根手指挤压的同时,使劲一吸,美味就到了舌尖上,纱布上的血可以用舌头全部舔掉,当然,这只是第一步。现在的卫生巾质量很好,棉纱是好多层的,每一层都有惊喜。我经常带把锋利的剪刀,把纱布剪开来,一层层的品尝下去,最后一层是防漏的,量大的女生在这层的经血和第一层一样多,由于封在里面,血值也最好。这一整套下来,这种享受,哪里是三道茶之类的小儿科可比的。假如稀缺的时候,纱布还可以拿回去,当袋泡茶喝,同样提神。

在女生宿舍,时间是宝贵的,三四十个宿舍,我只能现场品尝一两个,其他的挑色美多汁的就往随身的背包里塞。我可以骄傲滴说,那一年多的时间,我品尝到的卫生巾都是较好的上品,以至于我的精力旺盛到没女人不行的地步。

我让女生们每天几个来我宿舍辅导,我没敢直接脱掉她们裤子猥亵之类的,但我装作关心的样子,会把她们一个个抱着坐在我大腿上,我的鸡吧就隔着两层布射精,一天射四五个女孩的屁股,我居然没感到累!

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!

我这样的特殊的辅导方法,重点在于筛选,一些女生喜欢,一些女生开始逃避。

“不懂的愿意来学习的,可以单独来我宿舍辅导,懂的就不用来了。”我下课后丟下这样一句话走了。

毫无疑问,这是我第二部计划,看起来我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老师。是的,哪有老师去舔学生月经的?!在我眼中,她们就是我猎艳的对象。

学校里一般来说,学习好的长得丑,学习差的长得漂亮。

自然只剩下七八个女生来接受继续辅导,男生则一个没有。每晚上一两个,我穿了条弹力的运动裤,她们坐上我腿间的时候,我就调整位置,把胀起来的鸡吧直接顶在女孩们的腿间,我甚至开始有意无意的抚摸她们可爱的屁股和腿。结果又淘汰了几个,只剩下三个了。

作为一个老师,我是干不出直接脱掉她们的衣服就侵犯这种野蛮的行为的。我决定每人送她们一条连衣裙,并单独为这三个女生庆祝一下生日。

13岁小兰的生日最先来到,我提前通知了她,星期六,来我宿舍。

学生们好多都回家了,学校里很安静,我在宿舍里精心准备着。除了一床洁白的连衣裙,我还为她买了条粉色的小内裤,一双短袜和一双运动鞋。

我把红色的蜡烛插在小蛋糕上,摆好红色的小酒杯,啊,一切停当,就等我的小可爱来了。又等了两个小时,天完全黑了,我听见轻轻的敲门声。我的心砰砰跳起来,跑过去开了门。小兰站在门口,穿着校服,像朵花。

我把她一下子抱起来,放到桌子边的床上,关上了门,顺便上了小锁。

“先点蜡烛,吃蛋糕好吗?”

“嗯”她还有些胆怯。

我坐在她身边,把她又抱在怀里,“来”我把打火机递给她,我把头靠在她的头发上,呼吸着她身上处女特有的清香。小兰伸出可爱的小手一根一根细心的点着蜡烛,可爱得像小天使。她的脸红红的,嫩嫩的,我忍不住亲了一下。烛光把房间照亮了,照在精致的水果蛋糕上,小兰甜蜜的笑着。

“闭上眼睛,先许愿,想着你最想做的事,然后吹蜡烛。”我温柔到极点。抚摸着她的小肚皮,用胸膛紧紧贴着几张她的小脊背。

小兰闭上眼睛,双手合十,然后有睁开眼睛,她性感的小嘴吹向蜡烛。火光一下子灭了,整个宿舍好安静,“真棒”我夸奖着,在她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,哇,我尝到兰花的芳香。

我打开电灯,小兰的脸红红的,但明显没有生气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4

帖子

4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34325

天仙币:0

水晶:201

贡献:0

威望:0

女婿 发表于 2020-5-14 17:40:5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章 我是下贱的绿王八

天哪!我戴了绿帽子,老婆竟然给我戴了绿帽子,而且是在我们的床上!是可忍孰不可忍!要不是看到那男的身体足足有我的两个大,我早冲进去打得他满地找牙了。

我恶毒的咒骂着,所有的愤怒和胆怯化成手淫。

那两个狗男女在床上不停地变换着姿势,老婆就像一个小女孩,被那男的端来端去,一副快要被干死的可怜样。

灯光很亮,我看到那油亮晃荡这的卵蛋,差不多有我的大,可那在老婆屁股上进进出出的阴茎,又黑又粗,足足有我的两根大,拔出来的时候,老婆的阴唇都拉了出来,插进去,“扑哧”作响,我见老婆张大了嘴,祈求的回过头看着他。

再往上看,竟然是她二伯蛮牛!

这可是我绝不敢得罪的存在!早就听老婆讲过,二伯是方圆百里出名的大力士,可以双手拿着两架胶轮车舞动,又曾经扭断过一头发情的公牛。他的鸡吧也是出奇的大,讨过两个老婆,一个才半个月就大出血,死了。一个半年后逃跑了。村里有个寡妇勾引过他,却被弄得一个星期走八字路!

“叔,不能再搞了。”我听见老婆在求饶。

二伯的鸡吧“啵”的一声,从她屁股上拔了出来,我吓了一跳,真他妈大,单那龟头就有我的两个大,我的屁股都不由得一紧。

老婆屁股喷出一大股液体,我见她瘫软在床上,我条件反射,紧握着阴茎,精液却忍不住射了出来。老婆在自己的床上被别人操得半死,老公却在门外看着打手枪,我成了十足的乌龟王八蛋,头上绿得都长青苔了!

我看到二伯又把老婆的身体翻过来,抱着她亲吻,老婆一脸幸福的騒笑,她忘情地缠在他身上,舔着他的嘴唇,然后是毛绒绒胸膛,最后握着那巨大的阴茎,舔着吸着。

“烂逼,贱货”我心里咒骂,她可从没替我口交过呢,妈的,要不是我深深地爱她,真想把这两人杀了一了百了。

我看到一脸胡子的二伯露出陶醉的表情,他一只手轻抚老婆的长发,一只手错捏着老婆软趴趴的乳房。

老婆的动作越来越快,她那不知羞耻的手居然在二伯的股沟和阴囊上飞快地摩挲,我听到二伯发出呻吟,他抬起翠碧的头,那可怕的阴茎竟然在老婆口里抽插起来,最后整根没了进去!我看到老婆脖子凸起来,她“咔咔”的艰难的发着声音,随着二伯鸡吧抽出,她“啊”地喘过气来,一大滩精液吐到床上,二伯右手依然快速的撸动着,我看到精液一股又一股射在老婆脸上,这张满是淫液的逼脸,淫贱的笑着,舔着流到嘴唇上的液体。

可以说,那一分钟,我看呆了。我阅女无数,但这么贱的女人还没见过,我看过无数的色片,见过这场景。但这近在咫尺的现场直播,我还是第一次。况且,这女人还是我深爱的老婆!

二伯在老婆屁股上打了一下,开始穿衣服。我知道他要走了,赶紧想离开,但腿却软趴趴的,好不容易才走到院子外,我坚持着,躲到猪圈后面的墙角。

两道身影来到圈后面的小路上,我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,像对深爱的恋人,

“你还来么?蛮牛”

“叫二伯才对,我的好侄女。”

“连侄女都干,还二伯,哼”

“宝贝,舒服吗?”

“嗯,说,什么时候又来?”

我探出头,看到老婆穿着睡衣,双手勾住二伯的脖子。

“你老公不在就来,他在有人满足你。”

“他呀,你的一半都不如,他只适合老女人。”

“我的侄女真骚,你的男人不是很多吗?”二伯把手放在老婆睡衣里臀部位置。

“说真的,要不是你主动勾引,我还真不会这样,可你在路上脱光了,还让我看到两次,我真的受不了了。”二伯亲了她一下,又继续说。

“村里好多男人都看过你的屁股,你发骚就会到那里去撒尿,是你老公不行吗?村里好多男的都干过你,是吗?”

“不说了,你回去吧,讨厌。”老婆转身就走,我看到二伯呆了几分钟,脚步声往下远去了!

我在角落呆到半夜,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再说我要留给老婆收拾残局的时间,垫单上全是他们两的斑点。

差不多三点左右,我才回到堂屋里,我又拿了一瓶酒一口气喝下半瓶,昏倒在沙发上。老婆没有醒,岳母听见动静,进来开了灯,“怎么又喝醉了?”“翠碧,翠碧。”她叫着妻子,两人把我架着放到床上。床单已经换了,我抚摸着老婆的脸颊和大腿,我摸到上面残留的痕迹。

“老婆,我爱你,”我闻着她,舔着她脖颈,慢慢吸允着她的乳房,然后又滑到腿间,她的耻毛和阴道里依然还有男人浓浓的味道,我细心的舔着,不漏过任何一寸,她的还没完全闭合的逼里又有水流了出来,我享受着,泪水流下脸颊。

当我们又合在一起,慢慢的交合,温柔得那么亲密,我们毕竟还是相爱的,那么其他又有什么重要呢?

“老公,对不起”翠碧说,

“老婆,对不起”我说。

那晚上,我们做了近两个小时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00

帖子

9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391705

天仙币:0

水晶:427

贡献:0

威望:0

yejieming954 发表于 2020-5-14 17:01:5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几把大得令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4

帖子

4

积分

普通会员|UID:534325

天仙币:0

水晶:201

贡献:0

威望:0

女婿 发表于 2020-5-14 11:14:1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女婿 于 2020-5-14 15:32 编辑

第九章 妻子的欲望

说起来有点过分,我已经两个月没碰翠碧了。也不是每天都去跟踪她,好多时候,她一出去,家里就成了我和岳母的天堂。

妻子出门,时间掐得很准,一般不到两个小时不会回来,十多天来,我都没去偷看了。她一出去,我便钻进岳母的房间,岳母好像也习惯了。她早就脱得一丝不挂的藏在被窝里,我进去就可以抱着她的屁股舔,等她开始叫唤,我就开始操逼。我们越来越胆大,好多时候门都不关。有次我甚至抱着她到院子中间来,可后来灯草死活不肯了。

“我俩做爱已经很过分了,要是别人看见,那没法活了”她生气的说。

院子里的确不安全,家里院子上方没房子,只拦着一堵矮墙,从公路上走过的行人可以把院子里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。那天的冒险,就有张拖拉机从我们的视线里开了过去,岳母紧张得泄了一地。

没有更新奇的玩法,我决定改变方向。

十多天了,妻子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收获了呢?

这天,等她一出门,我就来到我的根据地,结果我傻傻等了近两个小时,没见到她的影子。

“她改变地方了?还是?”我回到家躺在沙发上,正在思考问题,院门响了一下,翠碧回来了。

我赶紧装作睡着的样子,她来到门口看了我一眼眼,钻到房间里去了。

我听见她窸窸窣窣的弄着什么,不一会,她换了套衣服,背上篮子去山上了。

我溜进房间,翻看她的衣服,没发现什么,也没有别的男人的味道,只是找不到内裤,可能没什么收获吧。

夜晚,我经常熬夜,突然觉得近半个月来,家里的狗叫得特别厉害,也没看到有人路过啊,更没人到家里来闲。或许有什么黄鼠狼,夜猫子野狗之类的经过吧?在山村,这种情况是很常有的。

每天呆在家里也烦,我决定去打几个晚上麻将,安着麻将桌的那家要走半个小时,经常有人通宵夜战。一边喝酒,一边吹牛,打着麻将,那日子相当的惬意。

手气还算不错,至少烟酒钱都是赢的,每天我都喝得醉醺醺,要人扛着回来,妻子好不容易把我放到床上睡下了,还要感谢人家。

“少喝点不行吗?每天晚上都这样”她心疼地骂我,我听了几句,昏昏沉沉一觉睡到天亮。

酒真是好东西,那段时间我连女人都不想碰,日子打发得快乐无比。

天一黑,我又溜出家门,抄小路就往麻将室赶。路上拿出藏在口袋里的酒瓶,大口地来上两口,觉得神情气爽。再拐两三个弯,就看见那家人了,心里顿时兴奋到极点。

拐角处突然冒出一个人,和我撞个满怀。是隔壁的小娘(岳母的妹妹,两姊妹嫁到隔壁,长得也很像。),我放开拉住她的左手,叫了一声,“小娘”。

她穿着紧身的底裤,笑吟吟的拉着我的手,“又去打麻将呀?”“嗯”“来来,坐一下,我跟你说件事”她拉着我坐在路边的草地上。“家里没吵架吧?”“没有啊”我一脸懵逼,“少熬夜,少喝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她盯着我看,好像要暗示我什么。“你真是个傻瓜!”小娘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,我触碰到一片的柔软,我望着她的腿,心里微微一颤。


    小娘叫艾草,比岳母灯草小六岁,也很瘦,但乳房和屁股都比岳母大,双腿长长的,比她姐丰满多了。我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,小娘没反抗,反而把双手搭在我肩上,闪电般亲了我一下。我抱住她就想按在路上,“不行,今天不行,你去打麻将吧。”小娘推开我,“答应我,别喝太醉,早点回家。”“嗯”我尴尬地站起来,走下山坡。

麻将人家院子里灯光通明,传来嘈杂的叫嚷声。我决定先撒泡尿,轻松上阵。我走到麻将室后面的房檐沟里,拉开裤子……

“二筒……六条”

“今晚乌龟怎么还不来?”

“你又想送他回去吧?哈哈”

“太骚了,她家那个,真是村逼!”

“等下谁送谁让位,轮着来!”

“哈哈”

妈的,人真多,不知道有没有位子了,我隐约感到他们说的跟我有关,管他的。

我又进麻将室,已经在开打了,我站在旁边观看着,老婆的二伯五斤就说“五贵,你等会,我这把打了就让你,家里狗食忘记喂了,我得回去一趟。

我马上就开战起来,手气好得盖不住,不到两小时,三把杠上花,赢了两千多。麻将桌都被打散场了,所有人都陆续回去了。

我坐在火塘边,抱着带来的两斤半的酒瓶痛快地喝了起来,自产酒尽头很大,我已经坐不稳了。但觉得还不过瘾,叫嚷着主人家再来一瓶。

“今晚没有人送你了,少喝点吧,”她家婆娘对我吼着,“怕我不给钱吗?再来一瓶!”我摇晃着手里的钞票,“拿来!我路上喝。”我拿着酒,踉踉跄跄走到马路上。

带着寒气的谷风吹来,冷得我打了个寒颤。生活就是这样,不是含辛茹苦,就是醉生梦死。被养育,然后养育,然后就走完那条千古不变的路。什么理想,什么主义,全部是一伙人骗另一伙人的借口。我们经常看到,唱着赞歌的人们一辈子流着血汗一无所有,让别人唱歌的人花天酒地富可敌国。

我偏偏倒倒走在公路上,脚步却很快,摔了几跤,手里没开的酒也不见了。我想起小娘的话,没有跑回去买酒。爬坡上坎的,累得一身汗,等到家门口,酒也醒了大半。我怕老婆发现又醉了回来,放轻脚步,悄悄来到院子里。堂屋里和岳母的房灯都关了,只有我们的房间还亮着灯,哈哈,看来,老婆在等我回来呢。

我轻轻走到门口,

“嗯嗯嗯,啊啊啊啊……”我听见老婆呻吟,不,在叫床!

我心里一阵激灵,挪步到窗外,我们的窗户没有窗帘。

房间内的风景一览无余!我看到了什么?!我揉了揉眼睛,天哪!我看到了什么?!

老婆翠碧全身赤裸,狗一样趴在床上,她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,一个魁梧高大的男人在她后面剧烈地动作着……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: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回帖 路过 感动 感恩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

平台简介

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 警告︰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。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天仙论坛 Inc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18-2019 Comsenz Inc.